中国企业电子商务门户
商务
中心
热门关键词:
每日推荐榜
热点信息
更多
资讯点击排行榜
专题推荐
会务活动
电商培训
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营销 -> 新营销

互动论坛——数字媒体时代 各方角色定位

来源:艾瑞网   2010/7/16 14:15:19
摘要:2010年7月15日,拥有多家国外数字媒体巨头投资背景的中国领先的整合数字平台——AdChina易传媒联手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财经传媒集团第一财经举办的“2010中国数字媒体峰会”在上海波特曼酒店举行。“Mike Galgon主持了数字媒体时代 各方角色定位的互动论坛,Boon Lai,丁磊,李亚,王帅,郑香霖,张志弘参加论坛的讨论。

  2010年7月15日,拥有多家国外数字媒体巨头投资背景的中国领先的整合数字平台——AdChina易传媒联手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财经传媒集团第一财经举办的“2010中国数字媒体峰会”在上海波特曼酒店举行。“2010中国数字媒体峰会”由四大分论坛组成的,众多国际国内数字媒体的风云人物都悉数莅临峰会现场参与分论坛讨论。

  以下是《互动论坛——数字媒体时代 各方角色定位》的现场实录:


  主持人:

  Mike Galgon:aQuantive创始人、前微软广告全球首席战略官

  座谈嘉宾:

  Boon Lai:飞利浦副总裁兼大中华区区域营销官

  丁磊:网易首席执行官

  李亚:凤凰新媒体首席运营官兼首席财务官

  王帅: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兼中国雅虎总经理

  郑香霖:实力传播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

  张志弘:安吉斯大中国区数字媒体总监

   Mike  Galgon:非常感谢,谢谢各位今天参加我们的会,我们今天下午的论坛也是非常有意思,这是第一个论坛,首先我给大家介绍每一位嘉宾,同时,他们上台以后会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和他们的工作!首先我会来介绍Boon  Lai,他是飞利浦副总裁兼大中华区区域营销官!还有丁磊,网易的首席执行官!李亚,凤凰新媒体首席运营官兼首席财务官!阿里巴巴的王帅先生!实力传播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郑香霖先生,以及张志弘先生,他是安吉斯大中华区的数字媒体总监!好,我们先请Boon  Lai介绍一下你自己!

  Boon  Lai:各位下午好,我叫Boon  Lai,我是飞利浦大中华区的区域营销官!大家都知道,飞利浦有电视、小家电产品,其实飞利浦在1920年的时候就进入中国市场,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我们整个公司也在经历变革,我们已经是从高科技的公司变为更多地侧重于更多领域,比如说健康、医疗领域,我们也是全球第三大的医疗方面的供应商,排在GE和西门子之后。另外,我们也是除了电视产品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的小家电产品,以及包括个人和医疗方面的产品。

  丁磊:我是网易的CEO和创始人丁磊,我们公司成立13年前,我们主要是在中国互联网业务平台上,以我们的技术,为互联网用户提供满意的服务,最开始是提供免费电子邮箱服务,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60%的市场占有率,从2002年开始,我们关注到互联网的用户需要更多的网上娱乐,我们向中国的用户提供了我们自己公司开发的,也包括代理的各种互联网游戏产品,在未来,相信我们的公司还会继续关注在互联网领域里,通过我们的技术和创新,能够为中国的互联网提供更丰富、更满意的产品!

  李亚:大家好,我是来自凤凰新媒体的李亚!做为互联网新媒体的供应商,我们侧重于服务中国主流的互联网网民,目前我们大概有2000万的活跃用户在凤凰新媒体的不同平台,凤凰网网民的家庭月平均收入达到1.8万元左右,谢谢!

  王帅:我叫王帅,是负责阿里巴巴集团的公关跟市场,阿里巴巴集团有两个大的市场来组成,一个是服务于中小企业的,我们在香港上市的B2B公司,另外一个,是集中在服务消费者的淘宝网,另外我们给这两大市场提供一个支付的平台,叫支付宝,大概就是如此。

  郑香霖:大家好,我是实力传播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我们公司在中国已经有14年的时间,我们也是最早开始做那些非数字媒体的媒体公司,过去四五年,我们慢慢地开始考虑更多的数字媒体以及整合营销传播方面的工作,我们的定位就是考虑投资回报率,特别是在数字媒体方面,特别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衡量和分析,因此,我们就更加清楚地知道怎么样改善我们的投资回报率!

  张志弘:大家好,我来自于安吉斯国际媒体集团,在我们旗下有很多全媒体的服务公司,以及遍布全球的媒体服务公司,以及一个专业的搜索营销公司,我们在全球100多个国家设有办事处!

  Mike  Galgon:谢谢各位,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这边的嘉宾真的是世界级,为了充分利用我们这些嘉宾的真知灼见,我们要探讨一下数字媒体时代各方的角色定位!其实很多人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线性的变化、慢的增长,给很多人带来了机会,而剧烈的变化,其实对现有的公司会带来很大的威胁,但是对很多新进的公司会带来很多的机会,这也是我们要探讨的话题,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数字媒体时代,我们今天会探讨消费者、数字媒体网,以及我们的代理商,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以及在未来五年十年会遇到什么样的发展。首先从消费者开始,大家在说到变化的时候,正如今天的会议也提到几次,我想,中国的数字媒体的环境恐怕是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变化,城市化带来了很大的发展,GDP继续保持9%到10%的增长,说明经济每七八年会翻一倍,新的公司会不断地崛起,利用数字媒体这个平台,另外,消费者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设备,以不同的方式去消费和互动,因此,我们看到整个的数字环境,可以说在中国带来了很多的机会,而且是很多破坏性的变化,因此,我们要探讨的第一个方面的话题,就是这个变化对消费者而言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今天的消费者和五年、十年的消费者,面对的是有什么样的不同,未来十年我们又会看到消费者这个群体有什么样的变化。我这个问题是问我们所有嘉宾的。

  郑香霖:我看到,在我们这个行业当中,我们的这些受众,不是说这个世界变化了他们也在变,其实消费者现在看和用的东西都不同,十年前我们不太会用互联网,而现在,所有的人都会用互联网,而且是各种各样的设备,包括很多的手持设备,在十年之前,如果在中国有有线电视的话,已经令人很兴奋,因为你可以看更多的频道,而现在,有更多无线的可能性,因为这些技术的变化,因为这些手持设备的出现,我们看到,消费者的行为和习惯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消费者的生活,以及消费者享用媒体的方式,都会发生很多的变化。

  Mike  Galgon:您也是针对中国消费者网站的创始人,你能不能介绍一下你的体验,你看到消费者有什么样的变化,以及下一代的变化在消费者生活当中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丁磊:我觉得过去十五年来由于互联网的出现,以及芯片技术、光通信技术的发展,在消费类电子产品方面变得越来越精巧,这些设备都可以联网,而且是很廉价,待机的时间也更短,瞬间获得的信息也比获取大得多,现在我们3G可以很快地上网。当然,我也觉得,更多的信息对很多的消费者的阅读习惯也带来改变,我觉得最大的改变除了信息可以随手可以拿到,会发现自己被干扰的机会越来越大,现在这种干扰的各种广告的信息是非常非常多的,还有一种像点播技术,以及用户通过搜索引擎获得的技术,他们对广告的屏蔽能力也是越来越强的,至少我在看电视节目的时候,可以用摇控器把广告给跳过去,我在想,是不是以后我们对这些广告有更多的植入性的技术,这是我的一个观察。还有一点,从我们公司自己所从事的游戏行业来看,在十几年前没有人会相信互联网会带给大家互动、交流的娱乐社区和平台,但今天,在中国有5000多万的互联网游戏玩家,他们通过网络的手段获得更多交互的乐趣和竞争的乐趣。

  Mike  Galgon:谢谢,李亚,你做的这个公司也是跟传统的媒体有密切的关系,你觉得这些不同的数字的设备,能够让消费者以不同的方式去接触不同的媒体,这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些不同的数字媒体发挥的作用,从电视、电脑、到iPhone、iPod.李亚:我们诞生于一个传统媒体,就是凤凰卫视,我们对于传统媒体在内容价值创造上是有深刻的理解,同时也意识到,技术革新和渠道的拓展带给内容提供商有许多的挑战出现,电视媒体,同样会被网络视频的出现而为未来感到担忧。可能在电视上,现在的互动电视可以过滤掉电视上的广告,但是在网络上,15秒的前贴片,用户不太可能过滤掉的,或者是过滤,或者是到厨房里去拿一杯饮料。我们非常重视跟所有的终端,包括PC、上网本、智能手机的合作,这个里面,在无线的终端领域代表了更重要的趋势,十年以前的无线宽带就是被大家寄予了非常大的期望,但是包括在美国,现在还没有被产业内的人员认为已经释放出来。我们自己有200人的无线终端运营的队伍,针对比互联网复杂得多的操作系统,我们会与硬件厂商一些进行许多的平台定制,比如说我们五月份推出针对iPod的中文下载的凤凰视频应用。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消费者已经不是花最多的时间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们获取信息进行娱乐和知识学习的方式,已经嵌套在生活当中的不同的状态下,这个时候,内容商必须要跟渠道合作,进行产品化,更好地黏住用户,这样的话,s才能拥有用户,才有可能有未来的商业模式。

  Mike  Galgon:消费者在媒体消费的时候,可以更多的选择,如果说数字媒体的消费更加地丰富、更加地有效率,为什么客户还要继续看电视、读报纸,你们觉得他们看电视、读报纸还有多长时间?

  Boon  Lai:我一年之前刚刚来中国,回家的话,我还是要打开我的电视机,打开PC,然后一边工作,一边看我喜欢看的电视,我想很多人都是这样。我们做过研究,我们发现,在很多人的家里,电视是看着的,作为背景,小孩还在网上跟朋友们聊天,有的时候,我也跟广告公司讲,怎么样在正确的时候,达到正确的人。第二个,这种情况还在继续,关键是内容在哪里,我在网上看到很多的内容,实际上都是电视上面来的,网上平台只是另外的媒介而已,我想在任何时候上去都可以看到,我觉得关键还是内容,内容来自于哪里。

  Mike  Galgon:这是一个内容的问题,这是一个分销的渠道问题。人们有习惯,还在用他用来用的传统的渠道,在美国,我们开始看到的情况就是报纸,报纸在很长一段时间,消费者从报纸上面获取信息,而现在的报纸,被关掉,同样的,内容被放到了网上,但是,像以前的这种报纸,分销成本太高,是要用卡车把报纸送到千家万户,这样的话,成本太高,报纸只能关掉,像美国的《商业周刊》,500万就能卖掉,一年要赔五六千万,就是传统的分销杂志模式现在已经不行了,内容可以,网上还是原来的内容,但是传统的杂志分销模式不行了。还有一点,我们知道,在中国,消费者越来越成熟,财富也在增加,而且,他们也愿意用各种不同的产品,这对于市场营销人员意味着什么,无论是对于大公司、小公司,还是跨国公司,或者是中国本土公司,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

  Boon  Lai:在飞利浦,我们有各种不同的产品线,我们做PDA,剃须刀,照明,什么都做,我们首先要了解,针对消费者我们要看到消费者消费媒体方法的变化,比如说视频、搜索、社交媒体,这些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增长领域,消费者通过这些平台,相互认识、进行社交,我们也要利用这样的平台。而且,我们是很幸运的,飞利浦在中国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在全球,飞利浦的品牌知名度也很高,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也在做很多很多从头开始做的品牌的工作,关键的是要把品牌推到更高的层次。我们知道,在所有的市场营销工作当中,都有一个预算的限制,怎么样更加有效花这些钱,怎么样才能打败竞争对手,如何以这种更有效、更加互动的方式,能够在不同的终端跟消费者接触。

  Mike  Galgon:作为一个中国本地的公司,服务于中国大陆的客户的话,如果作为国外公司,进入到中国来做数字产品,你怎么看?

  丁磊:我觉得几年前有一句话,“世界是平的”。其实今天很多中国的消费者对于国外的这些内容、content,还有高质量的内容和content是可以接受的。我举个例子,去年有一部电影叫《阿凡达》,它在东方中国13亿的人口市场里面取得了中国电影史上最大的成功,我也看到,今天中国在时尚方面,中国的时尚是follow欧洲的概念的,我的观点是,只要是优秀的内容,它应该是立足于全球的定位,它应该在不同的民族,不管是东方、西方,不同的国度都是可以被最大范围内接受的。我认为,国外的企业要到中国,应该是有机会的。

  Mike  Galgon:就是说内容为王了。

  李亚:我们肯定是内容即王者的提倡和捍卫者了。当然,我觉得这个时代更愿意提倡融合的重要性,就是内容和渠道,和产品、技术需要结合到一起,才能真正占有我们的用户,而且这也是数字新媒体跟传统媒体之所以不一样,就是它能够通过更可衡量、更可监测的效果,帮助我们的marketer、市场营销者,发现以前浪费到哪里去的、不知道的广告预算,这个对拥有强大品牌稀缺性的内容提供商里讲,是一个渠道的泛滥带来了内容价值的提升,以视频分销网站在中国争夺热门的影视剧为例,热门的电影电视,它的网络版权的费用都一再攀升,这也是由于传播渠道越来越泛滥,而且这些传播渠道也不难找到广告主来买单,这样的话,就打破了以前垄断的传统媒体的传播渠道。以前,更多的是体制上的条块分割、行政制约的市场,或者说它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但在中国,数字新媒体真正是一个市场化运营的,而且具有充分的竞争力和灵活性,利用技术的创新、产品的创新和渠道的泛滥,能够将自己优质的内容,更好地、随时随地地去呈现给消费者,在这里,更可衡量的效果,也会更紧密结合广告主,从内容上来讲,数字媒体带来的革命和机会是让人激动的!

  Mike  Galgon:我们现在看到的现象就是内容的创造和分销渠道之间的一种分离,在历史上,这两块是放到一块的,比如说一家电视公司既做内容又分销内容,它之间是没有脱节的,而现在在网络时代,就有机会把这两块分开,我就想问一下。你们既有内容,又有分销渠道,哪一块你觉得更加地强大。我在十年前,看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会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组合的公司吗,或者说分销的价值,分销本身是一个行业,然后创造内容又是一个单独的行业,你觉得过一段时间这两块会不会重新并到一块。

  李亚:以前认为,纯粹的内容提供商更接近于消费者的概率是比较低的,就像传统的制造业和零售业,越贴近消费者,获取的利润空间更大,这也是为什么,内容提供商不甘于只做一个简单的内容提供商,卖给平台公司,而且平台公司往往更容易左右内容的价格。当然,新技术带来的一个可喜的现象,就是新的公司此起彼伏、风起云涌的局面,一家公司独大的局面是不太可能持续下去,就像15年前不会想到Google和苹果公司会超过美国在线,这在以前是任何一个电视台都不可想象的,但是这种新技术的出现,并没有走到网络技术的末端,有很多技术,包括硬件生产的技术,给语音识别、图象识别,包括我们的GPS卫星导航技术,跟我们的无线互联网技术结合的时候,还有很多新的公司出现,这样一个机制下,会使想要垄断整个传播渠道这种企图不会延续很久,这样的话,就给我们的内容提供商带来一个机会,当然,也是一个困惑,我们要专注于做内容提供,但是要整合不同的内容,扩大整体的内容实力,并且涉足于传播渠道盈利,这样的话,可以提高自己的溢价能力,就目前来讲,我们是几条腿在运作,既要重视媒体出发的内容本质为本,特别是差异化的内容媒体。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媒体,或者说互联网新闻载体,差异化的内容是比较少的,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围绕一个特定的受众组织自己的内容,就有可能使自己的价值更黏性地被受众所认可。在我们今天开会的同时,CNIC他们也正在发布最新的中国互联网用户调查数据,我猜测应该是4.3亿的用户,在中国这么一个很复杂的多元化的国度的,不同的利益阶层、不同年龄的人,他们所关注的利益趋势都是不一样的。不光是在媒体内容领域,也是在任何一个消费领域,这个时候,细分受众,是用户、消费者对内容提供商的需求,对内容寄居商的需求,也是广告主对匹配它的受众的媒体需求,也使未来多元化发展的趋势,不可能有一个一家独大、垄断的传播渠道,也很那有一家独大、垄断的媒体平台。

  Mike  Galgon:我们现在来看一下“钱”,谁来出钱?网易是消费者出钱,这是一种付费的方式,另外,还有一些广告公司要买媒体,有两种不同的收入模式,我想听听大家,就是你们将来更有可能在哪些方面进行投入?

  郑香霖:我们以前是做传统媒体的,最近几年,我们在数字广告方面增长已经达到2位数字,这个也是一两年间看到的情景。我刚从伦敦回来,我们这些董事开完会以后,我们全球的数字媒体占比已经达到25%,同时,还有客户的兴趣跟热情,包括刚才看到,现在已经是4.3亿的用户,明年可能是5亿互联网用户,我觉得这个可能会很轻易地在一两年内达到25%,在这种情形之下,数字媒体就变成一个挺大众化的媒体,广告主也非常关注这个媒体。不过,数字媒体跟别的传统媒体有一个很大的分别,数字媒体提供了很多数字,这个跟大众媒体相比,大众媒体要少得多,同时,数字媒体会更为精准、个人化,另外,数字媒体带给我们更多的是互动机会,这个方面,传统媒体也比较少。另外,前面几位嘉宾提到的,在内容方面,数字媒体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很多内容都是用户自己提供的,所以这个部分来说,也给所有的广告主重新思考的一点,是跟做传统媒体非常非常不一样的,就是说从这个角度来讲,消费者受众的变化,直接影响到所有的广告主他们投放广告费用的考虑,或者形式。其实我们非常相信,比如说中国来说,这一两年,数字媒体作为一个广告平台的重要性会提高得很快很快。

  Mike  Galgon:我们刚才说到很多关于数字媒体的价值,以及很多钱都流向数字媒体,你是要帮客户分配他们的预算,你怎么来决定,到底用一些什么样类型的媒体。我觉得在中国跟在美国是一样的,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媒体,它的费用可能差别是几倍以上,你怎么来分配钱?

  张志弘:我们已经发现,在不同的地区,互联网的发展是不同的,用户的形态也不相同。我们发现很难拿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比例去做一个投资的比较。比如说在中国,事实上,在线视频的收视情况与其他国家相比,对传统媒体影响更大。比如说在台湾,在线视频并不是很高,大部分是来自于短视频,可是在中国,长视频的收视非常高,这样的话,对整个电视的收视就会造成影响。在中国目前互联网的使用行为,我们会依照这个来向客户建议。目前,我们也发现几个比较有趣的现象,第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虽然中国现在整个的互联网普及率只有30%,我也做了一个有趣的比较,我比较了美国、中国跟台湾,或者香港,他们的互联网普及率超过70%,中国只到30%,可是在美国、台湾,互联网广告占整个广告份额的比例不超过30%,可是在中国,已经超过了70%.在中国30%的用户将近是4亿多人口,同时,在中国互联网带来三个很大的用户转变,第一个,用户从被动变成更为主动,通过互联网,在传统媒体里面,他是被动接受信息的、安全的一群人,通过互联网,会变得非常的主动去寻找信息和反应信息,在中国,不管在任何的博客、微博,你都会发现,对整个的产品影响很大。第二个,你会发现用户已经变得更加可视化,你一下子就可以面对两三亿的人口,你只要能找到渠道,你就可以直接跟他们沟通,在其他国家,直接跟他们沟通,直接产生商业上的行为的时候,它的力量不可忽视。这也是我认为,即使中国只有30个百分比,但是在却在整体广告市场上面占比这么大。所以说,我们会考虑到中国用户不同的媒体使用习惯,建议客户在不同的媒体上面怎么去做分配,比如说在社区、在online video上面,因为他们的习惯跟其他国家的确不一样。

  Mike  Galgon:也就是说要加强对contest进行投资。今天早上我们谈到在中国,广告网络可以让你有很广的覆盖率,你想接触什么样的用户你就能够覆盖到。另外的话,有特定的背景,随着这种广告网络在中国的崛起,你们是怎么来看这个networld,你觉得更容易吗,你们是怎么来看这个广告网络的,就是说,你不再考虑某一个特定的背景和平台,你怎么来看待这个广告网络?

  Boon  Lai:我们目前也是处于一个试验的阶段,当然了,我们也是觉得内容对我们非常地重要。我们在市场上所看到的衡量的方法基本上还是蛮传统的,这是我们目前使用的一些方法。谁做得好,同时又有很好的content的话,我们就会跟他们合作。

  Mike  Galgon:你们也是做媒体计划的,你们觉得广告网络在哪些方面是比较有用的,在哪些方面是有用的,在哪些方面是需要创新的?

  郑香霖:我们也一直跟我们美国、欧洲方面的全球总部联系,在美国,network这几年也已经流行了。很多人就把无数的网站,然后把那些广告段集中起来,这样的话,就能达到目标受众,这是最便宜的做法,这个做法,客户是非常喜欢的。作为广告公司,我们也有在这方面的合作,不过,我们比较确认的一点,里面包含到可以购买到的品质方面,那个目标受众方面,特别是在中国,刚刚开始没多久,这个部分我们特别注意。另外,在技术方面,怎么样把这个部分在各个终端可以做得更好一点,我们非常愿意在这个方面的合作,也是看到这个方面,美国、欧洲也是越做越大,这个方面我们是非常愿意这个方面的发展,不过,我们也是希望广告公司在技术、标准、品质方面为客户保证他们拿到最好的母报群。

  张志弘:我对此有不同的看法,network在形式上,现在越来越趋向于硬广式的network,但是你会发现,在整个网络里面,不仅仅是硬广,还有软广,甚至是搜索,network只是集中于一个方面,包括一些小型的,无法独立有销售能力的网站集结起来,具有媒体价值的一个类媒体来去销售。事实上,它在整个pipe里面会变成其中的一部分。通常,我们也会有很多的软广配合,同时,我们会做很多的推介,所有的活动、游戏等等,这些是目前还无法提供的。事实上,我的另外一个看法,不是只有在internet上面才有这些剩余的流量和媒体,我们在传统的媒体上,比如说报纸,有大报、小报、地方报,比如说在台湾,有100个频道,有很受欢迎的频道,也有不受欢迎的频道,甚至有深夜台,其实,他们都有很大的分类广告,有一些比较特殊性的广告,或者是所谓的地方性广告,甚至有所谓的cabile台,直接把广告盖上去,在不同的方式上,找到不同的客户对象,找到不同的广告品质。就是说每种广告所产生出来的价值是不太一样。比如说在一个大的网站里面,比如说新闻频道的价值会比较高,因为它接近的客户是比较高端一点的,可是,很多讨论区就是一些简短的对话,无法做针对性,也无法做高端的时候,本身的价值也没有那么高,这个时候,就要思考,就需要有不同的客户来接受这种广告跟形式。我个人觉得,而目前的AdWork也只是把一些知名网站给列进来,目前这个做法也还是在一个发展的途径而已,我们虽然也是在用AdWork,也是帮我们提携一些中型、小型的媒体,可是我认为,AdWork的发展会不太一样。

  Boon  Lai:我再补充一点,其实这个是有价值的,但是对刚才我们所说的AdWork是可以做得更加成熟一点,包括在产品的交互方面可以做得更加地成功。作为消费者,我可以很容易到淘宝和亚马逊上买飞利浦的产品,而不用去国美和苏宁,我们希望触及到更多的媒体和消费者。我们现在就在做,是因为这些媒体公司有很多的价值,但是必须要像AdWork一样,要发挥更大的价值,而且要成长得更快。

  Mike  Galgon:每一天定下的成本,就使广告网络很难去成长。CPM的定价就使得我们不去考虑你广告所投放的地点,因此,你可以有不同的产品,也可以有针对每一天不同时段的产品,因此从CPD转向CPM模式的转变,恐怕也是未来广告模式更大发展的一个机会。我还想问各位,有一点是中国和西方不同的,我们现在还是按天数计费,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从按天数计费转为按硬向收费呢?

  李亚:现在对消费者而言,有很大的影响力,因为它里面聚集了非常大的买方和卖方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可以听听阿里巴巴在这个问题上面的意见。

  王帅:我听了这么多我一直在想网易的广告词,“网聚人的力量”,包括淘宝网也好,阿里巴巴也好,我们都是在做一个平台。人多力量大,把这些东西串起来,可能会产生一个聚变的变化。淘宝网作为一个平台,我们也在尝试多种的渠道和变化,包括今年开始,我们投资了一些传统的媒体,像报纸、杂志,包括我们跟湖南卫视、华数数码,也都成立了一些公司。当我们说消费者的选择要多样性的时候,我们要给他们提供多样性的渠道。昨天我跟马云在一起开玩笑,因为变化是这个世界好玩的一个因素,而且现在从世界杯结束之后,我们也不要太害怕变化,买几只章鱼玩一玩也挺好!

  Mike  Galgon:您在阿里巴巴的经验,从您的角度来看,你们服务消费者的方法,还有那些商户接触消费者的方式来看,你觉得这个广告公司对这些采购买卖活动参与吗,还是说商户直接跟消费者联系?另外就是说,消费者通过技术可以有更多选择这一方面,您是怎么来看待的呢?

  王帅:没有听得太清楚,我就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来回答一下。前几天我们淘宝网在千岛湖开一个会议,我们在想,我们看淘宝网所有的产品的体系,我们发现我们给用户提供的产品已经非常之多,反而让我们的用户不太好选择,所以我们现在提出了一个概念,就是做得少才能做得好,所以我们在树立我们的产品线,让他们变得清晰。还有一点,我们阿里巴巴集团做事,我们很清楚我们哪些东西是不擅长的,所以我们会找很多很多的合作伙伴,因为他们在这些领域要比我们更专业。就像刚才我讲的,我们投了很多的媒体,也都是找更擅长做这些的合作伙伴,我们只是做一个投资方,因为他们做得更好。

  Mike  Galgon: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大家的嘉宾,然后我们就会听听大家的问题。我们今天谈到了很多的变革、革新,谈到了消费者的变化,谈到了网站的变化,谈到了网站对消费者所提供各种不同类型的变化,比如说有视频有内容,还谈到了网络。我想,从广告公司这个角度来讲,他们的作用又有什么样的变化呢,是不是以后会有网站的销售团队?就是说未来我们看到的这些广告公司,它的作用你们觉得有没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张志弘:前几天有人问我,在这个数字时代,媒体能够提供更多多样化的服务,那么广告公司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回答他,在这个基本的结构里面,实际上是广告主跟消费者,如果广告主能够直接接触到消费者,他们也不需要媒体跟代理商,因为他可以直接跟消费者沟通。因为目前需要媒体帮你有效地接触到这些消费者以外,在这么多不同的营销的传播工具里面,需要专业的服务公司在这个里面帮忙客户去做最佳化的宣传,去做最好的执行,到最后得到最好的回报。在新的数字时代来临的现在,必须不断地去加强在各种新媒体的内容,这个能力,对很多客户来讲,不是说不能发展,而是说它在追赶这些新技术以及新的观念、新的工具的时候,它与其自己去发展,不如交给专业的公司。有的不止是本地经验,甚至是国际经验,甚至有不同的工具来帮忙它。比如说搜索营销,客户自己做的话,就要发展一关键字、广告管理和优化技术,是需要有非常有经验的高层技术,但是,在国外有专业的工具和能力,可以通过它的系统去帮你的关键字做最好的管理,代理商在这个时代依然能够找到更好的角色,就是说在这个数字时代里面,有新的观念、技术、想法的时候,能够跟得上,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提供给我们的客户,让他们在这个时代里面得到最佳的服务。昨天也是提到Google,它现在什么都做,会不会一统天下?我觉得不会,如果它在这个时候不断地增强自己各种各样的专业能力,它会输给自己,可是,如果它加强自己各方面的专业能力的话,我相信它是没有问题的。

  郑香霖:前几天我们在英国开全球CEO的会,大家都在讨论,公司的未来,就是以后代理商有没有未来。我从全球的角度想,一个是中国,从市场来说,都转移到中国。另外的话,所有的东西都要跟地球相关,我们公司的口号就是,所有的员工都要数字化。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讨论得特别多,我们过去到现在,主要做的还是传统媒体为主的,当然,Digital部分越来越多,同时,我们要想活得更好的话,一定要转型。转型方面有好几个部分,AdWork是一个部分,但是我们在很多方面转型,现在因为有各方面的数字化的做法,我们就有大量的数据,我们怎么把这个数据管理做得更好,这样的话,是可以有新增的价值存在这里。第二个,不管是身边的代理商还是可能的代理商,就是更多关于提到的content部分,我们既可以做内容,也可以做创新,特别是消费者自己做出来的内容,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未来和前途,这样的前提下,就不是单纯一个Adnet Work带来的多大的影响,反而是说这个代理商怎么样演变、演化,肯定不可以按照以前这条路,这样来说,我们公司也是按照这样子的思路,把未来一两年,速度要很快的,把全球市场的定位,各方面的做法,人才的培养,或者是找到人才,在外面不同的公司找到人才,在技术方面、在思维方面,在想法方面,特别是作为CEO,前面的那条路应该怎么走。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更大的未来,而不是一个更大的忧虑,在这个部分,由于Digital化基本上没有终止,电视台的某些电视段可能会卖完,但是在Digital里面,很多开发点是无穷无尽,我们就是怎么样去面对这样的情形而已。

  张志弘:我对Adnet Work很简单的一个看法,就是未来有更多多样化的发展、多元化的发展。你们也可以看到,如果我们看全世界的P2P,卖出的比没卖出的太多了,对真正开始做Digital只是没有找到它的需求,所以,未来我认为,Adnet Work会更加的多元化,它去整合这些细微的需求,不会只是目前现在这个样子,我刚刚为什么举电视这种例子,就是未来相信应该会出现。

  Boon  Lai:我觉得最终是创意,创意是来自于人,我在这里说很多关于人才的问题。广告公司也好,媒体公司也好,他们是要来卖东西的,如果我们的创意好、idea好,我们就会买的,我们不希望作为投放商去找所有的公司,我媒体公司也好、广告公司也好,你们也主动来找我们,把你们创意化的idea来补充给我们。

  李亚:主要是因为数字时代带来的媒体渠道和碎片化,从专业性和采购,这些很擅长的这些消费者的品牌、互动的设计,都可以提供。在传统媒体时代,特别是衡量、监测、比较、效果方面,跟数字媒体无法相提并论,这些特征都使得,虽然感受到一些两头的缩短,但是未来的价值是更大的。

  Mike  Galgon:现在我们请我们的听众来提问,留五分钟的时间,我们刚才提到了很多的内容,我们讲到了消费者,市场人员的想法,也讲到了Agancy的作用。

  问:我觉得传播产业像生态系统一样,这个里面的参与者非常多,如果看成熟的美国市场,在媒体和消费者之间有很多的参与者,搜集数据的、广告传播的、传播优化的,但是和传统的媒体相比,数字媒体有很多谨慎的地方。比如说十年前中国网络不健康的发展,就会差一点毁掉Adnet Work这么一个非常好的创意。我想,你们作为生态系统的参与者,是不是回答一下,对这个生态系统你做的最大贡献是什么,在这个生态系统中,你需要其他的参与者给予你的最大支持又是什么?各举一个或者两个例子,让大家感受到我们数字媒体的生态系统是能够健康发展下去。

  丁磊:中国今天互联网上的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生存的技术。网易在97年成立的时候,就立志于以领先的技术生产出优秀的产品,去满足中国消费者的需要。所以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更多地考虑怎么样利用互联网的特性以及我们的技术优势做出来的产品能够让用户在产品上产生互动、永动。我们从97年开始做免费邮箱到2002年开始做互动娱乐产品,我们都离不开我们自己立足的本份的东西,这是我的一个总结,一直用技术去满足消费者,又能够为竞争对手树立一定的竞争壁垒和门槛。

  李亚:结合一下我们凤凰新媒体总结一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我分享一下我们在数字媒体和数字营销里面我们所扮演的角色。我们凤凰网的四个核心价值可以说是四个i,首先是围绕我们的受众去组织我们的内容,而不是企图一下子服务四亿多的网民,围绕他们来组织内容,这一点,为我们广告公司匹配媒体的时候,带来很好的益处,因为越来越多的广告主不要求最大的覆盖,而是要求最简单、最精准的覆盖,才能会他们带来价值。第二个就是insignt,也就是洞察力,包括对社会、社会矛盾、对消费者的洞察,通过这种洞察,能够跟我们的合作的伙伴与客户进行合作,让他们的产品服务更深刻地嵌入到我们的传播中去。第三个i就是integration,就是通过跨平台的整合与传播,时时刻刻嵌入到我们消费者不同的生活时间时段去。最后一个,就是对品牌传播来讲非常重要的,就是influncent,就是影响力,加上我们受众的影响力和品牌的媒体影响力气。在中国,各种各样的产品所遇到的诚信的危机和挑战,所有的视频内容都是有版权的,保障它所传播的东西都是代表着一种进步的价值观,这样的话,我们能够提供的四i,结合媒体的核心价值和数字营销所需要的精准力、洞察力、整合力和影响力!谢谢!

  Mike  Galgon:谢谢我们几位嘉宾的光临,谢谢大家的关注!对于我们所有的人来说,在数字化的时代我们是需要变革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变什么,变得应该有多快。更重要的一点,我们什么东西不应该变,这是我们应该去思考的!

相关链接
·互动营销世界杯揭幕在即,32强聚首iworld大趴梯”
·“营销世界杯”亮点征集——寻找闪闪发光的那些世界杯内容&营销案例
·微博营销进入量化时代 粉丝质量至关重要
·微博营销被高估 价值计算不靠谱
·敢于用事实说话-“效果营销“
·互动论坛——社交媒体
·互动论坛——在线视频
·互动论坛——数字媒体价值的体现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我要评论]
热点推荐
更多
 
企业服务
更多
 
推广信息
更多
 
全国包运!日立AH4021 125M中文无线路由器!ADSL猫/WAN口/保一年
79.0元 
全国包邮N450秒杀疯抢★超薄13寸intel凌动笔记本电脑上网本本
1850.0元 
特价秒杀1378 !索 尼10寸迷你上网本 笔记本电脑N450 384显卡!
1600.0元 
联想笔记本电脑/联想 Y460A-IFI(灰)/Y460 i5/粉丝价
5949.0元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服务 | 会员服务 | 新闻投稿 | 网站地图 | 合作机会 | 本网动态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京ICP备07036294号 Copyright©2005-2018 中国企业电子商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01708
法律顾问机构:中国企业电子商务法律咨询中心 律师声明:版权所有,盗版必究
E-Mail: webmaster@ccecw.com
战略合作伙伴: 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论坛 电子商务协会电子商务文化节 数字100调查 国家创新大会 美通社(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