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电子商务门户
商务
中心
热门关键词:
每日推荐榜
热点信息
更多
资讯点击排行榜
专题推荐
会务活动
电商培训
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营销 -> 新营销

互动论坛——在线视频

来源:艾瑞网   2010/7/16 14:21:04
摘要:2010年7月15日,拥有多家国外数字媒体巨头投资背景的中国领先的整合数字平台——AdChina易传媒联手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财经传媒集团第一财经举办的“2010中国数字媒体峰会”在上海波特曼酒店举行,Quentin George主持了本次峰会的在线视频的互动论坛,连耀安,王微,陶闯,张锡璁,Shan Philips等参加专题论坛的互动讨论

  2010年7月15日,拥有多家国外数字媒体巨头投资背景的中国领先的整合数字平台——AdChina易传媒联手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财经传媒集团第一财经举办的“2010中国数字媒体峰会”在上海波特曼酒店举行。“2010中国数字媒体峰会”由四大分论坛组成的,众多国际国内数字媒体的风云人物都悉数莅临峰会现场参与分论坛讨论。

  以下是《互动论坛——在线视频》的现场实录:

  主持人:

  Quentin George:IPG Mediabrands全球首席数字官

  座谈嘉宾:

  连耀安:麦当劳中国全国市场部媒介总监

  王微:土豆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陶闯:PPLive首席执行官

  张锡璁:知世·安索帕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

  Shan Philips:尼尔森公司大中华区执行总监


  Quentin  George:大家下午好!随着互联网行业迅猛地增长,我们现在看到数字媒体领域增长非常快。2010年,我们会有236万美元网上视频的收入,而且年增长率会达到73.2%,这些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数字。根据调查,到2013年,整个网上视频的投入就会达到1060万美元,也就是说,在未来几年会有五倍的增长,我们看到网上视频的增长也给我们的广告商、代理商,会带来很多的机会和挑战,今天我们这组的讨论嘉宾都是在这个领域的领袖和实际的工作者,他们将会来跟我们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我相信也是非常热烈的一个讨论。先邀请我们几位嘉宾:连耀安,麦当劳中国全国市场部媒介总监;王微,土豆网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陶闯,PPTV网络电视首席执行官;张锡璁,知世·安索帕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Shan  Phillips,尼尔森公司大中华区执行总监!向请你们向给大家介绍一下,说到在线视频有哪些方面的内容让你们特别地兴奋。

  连耀安:我是连耀安,我来自于麦当劳中国,我是媒介总监。在线视频让我感到非常兴奋的一点,就是说在家里面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把我们的产品介绍给消费者,我们就能够赚更多的钱。

  王微:我是王微,来自于土豆网,我们是一家视频公司。我们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五年半的时间了。说到个性化的未来,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去提供更加清晰的图像画面给消费者、给家庭。因此,它会带来无限的潜力,令我感到非常的兴奋。

  陶闯:我是PPLive的执行官,以前我在美国工作,加入PPLive之前,就对整个在线视频在全球的发展非常兴奋,我觉得它是互联网行业的第三次浪潮,因此我是挑对了公司,愿意把这个公司推向新一轮的浪潮。

  张锡璁:我是张锡璁,我们从11年前就开始关注互联网行业,说到在线视频,我觉得它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机会,现在我们在网上会看到消费者自己所创建的内容,展现了他们的才能,我觉得这是令我很兴奋的。

  Shan  Phillips:我叫Shan  Phillips,我来自全球最大的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今天我也看到了很多我们的客户。说到在线视频,可以跟其他不同的类型信息结合在一起。

  Quentin  George:好,就从你开始,因为你是做研究的,你回答这个问题最合适,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整个在线视频在中国市场的情况?

  Shan  Phillips:我的记忆力不太好,所以我带了一些记忆过来,首先我们考虑视频方面,我们大概有4.12亿的家庭拥有电视,说到在线视频的人,在中国任何的星期当中,大概都有1.24亿人在网上看视频,大概有1800万人靠手机来看视频,这也是中国的数字,因此,我们有三种不同的方式来看视频,从更加个性化和有意思的角度来看,最近有世界杯,我们也对55个国家的2万7000名人做了调查,我们发现,中国市场上,通过移动方式来看世界杯的人,全球有34%的人是看流视频,在中国,则是58%的人,其中有17%的人说,在线视频是他们主要看世界杯的方法。在中国,58%的比例,然后土耳其是52%,越南46%,新加坡40%,香港37%.所以,你可以看到,这恐怕是全球最热的在线视频的市场,这是毫无疑问的。最后,我想在介绍一下主要的推动力,有很多的推动力,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尽管我们看到有4.12亿的家庭是我们的用户,但是,你可以看到,其实他们能看的内容还是比较有限的,特别是对电视的内容是比较有限的,所以很多人转向了在线视频的方法。另外,很多家庭里面,孩子看电视,家长要管,当然,它就要转向网络这个形式了。还有前面我们也提到,在全球任何对中国感兴趣的内容,很快就会被翻译成中文,所以你想象一下,任何地方,所有的这些有意思的节目和活动,很快就能够在网上被翻译成为中文了,这个东西,电视上做不到,网络就能够做到。

  Quentin  George:早上高会长也在发言中提到,提供的互联网要包括安全性和可靠性,这个对在线视频意味着什么呢?或者说要做到安全和可信的环境,需要做什么。

  张锡璁:这个方面有两点很重要,一个是你要知道你买的是什么,有一个购买的期望值,第二个,你要知道你买的东西是能够买到的。很多人买的是在线视频网站的广告,但是我觉得,还有其他的关于在线视频的机会,像PPLive,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网上去了解享受视频的很多内容。关于在线视频有很多不同的内容,所以我们在衡量的时候,我们有各种不同的标准,CPN、CPC.我们也跟土豆网有各种合作,也有不同类型衡量的方法,只不过,有的时候,我们自己还需要不断地前进。同时,我们还要看我们购买之后的结果和影响是怎么样的。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Quentin  George:费兰克,你是一个买方,或者说,你是决定要买什么的,你在这个在线视频当中怎么样跟消费者做到一个沟通和互动呢?

  连耀安:通过视频让消费者进行参与,要成为在线视频内容的一部分。其实,我们也是在做很多的工作,我们也会考虑到底怎么来更好地在在线视频当中更好地使用我们的预算,从而使得我们的CPM更加地便宜。现在我们看到的挑战和机会就是要有一个单一衡量的基础,拿传统媒体来说,比如说过去十到十二年的时间当中,我们几乎每天都要看报纸,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电视,还有报纸,看的就是CPM,我们基本上也就是这方面的数字。对于Agancy来讲,可能就是把CPM改为GRP这样很实际的方法。比如说你昨天可能看电视了,读报纸了,但是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广告呢,这个我不清楚的。因此,作为广告商,或者说作为一个付钱的人,我们希望能够有这样一个单一衡量的渠道,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更加清楚我们到底触及到了哪些人,我们到底跟谁在沟通信息。

  Quentin  George:你刚才也看到了传统媒体,比如说电视之间的比较,对你们两位来讲,你们所代表的是供应这一方,那么,在线视频到底在哪些方面很有吸引力,从而使得它大大超越传统媒体,像电视。

  陶闯:从电视角度来讲,PPLive也是第一家供应在线电视的供应商,同时,我们也有许多点播的节目,我们有100多个电视台的系统,跟我们的数据服务器连在一起,然后我们可以在PC上面做视频。这样的话,可以在全球任何地方、任何时间播节目,对很多二三线城市来讲,可能是唯一的方法,我自己在美国的时候、加拿大的时候,PPLive也是我唯一一个在看的,通过电脑的渠道来看电视的方法,因此,现在来看PPLive的发展,我觉得有一点是让我很惊讶的,比如说现在中国每一天、每一个用户浏览的时间是3.5小时,而在PPLive平台上做一个计算,每一个人、每天是接近三个小时,这种浏览的习惯,已经跟电视是非常像了。因此,我觉得这是很有说服力的一个数据。就是说,在线电视跟在线视频跟传统的电视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同时,我们希望有目标用户,而在在线的环境当中,你要衡量你的目标客户更加容易了,你可以来控制这个location,或者是通过IP地址,更好地触及到你的客户。比如说你可以在午餐的时候放肯德基的广告,而不是在早上,这些可以通过网络来进行控制,因此,对这个衡量会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是,从我们这个平台当中会看到非常强大的一点,就是消费者对这些内容衡量的时间是跟传统电视非常类似的。在线电视跟传统的电视是非常类似的,同时,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互动活动,有种种的好处,因此,在线电视跟传统电视相比,可能优势更大。

  Quentin  George:假如你有几百万会花到在线的平台还是传统平台?

  王微:对我来讲是很简单的一个选择,一年之前有人发了一个短信给我,关于央视大楼的事情,那个时候我就看了一下电视,这是我最早之前看电视的时间,否则的话,我基本上是完全在网络上,因此,对于传统电视领域不会令我觉得兴奋。我觉得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性,可以不断地拓展,可以有不同的开放的协议,可以让所有的人都能够进入到这个领域,任何设施都可以连接的互联网当中,而且你有潜力知道谁在看什么,你也可以让他们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在任何的设备当中都可以看到的信息,而且你也可以制作你自己的内容跟别人分享,至少,在网络这个环境当中你有权利去做贡献,这一点很重要。至于你是不是通过你自己创建的内容变得很出名,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你现在就是说,可以通过网络的形式去分享你的快乐,因此,网络可以给你这样一个分享内容的权利。所有这些都让我们有能力去服务于我们的广告商,而对消费者来讲,让他们感兴趣兴奋的内容,恐怕也是让我们的广告投入商感兴趣的领域。而且,我们也可以非常准确地去进行衡量,而且,还有很多及时的电视节目,也可以通过PPTV这样的形式在网络当中呈现。就是说互联网这种性质就决定了它会吸引大多数人的关注,所以我想,广告投放商当然会在这个方面关注了。

  Quentin  George:现在已经有三位发言人都谈到了测量、衡量这个问题,我现在想顺着这条线,请你们每一个人只选择一个观点,因为我们看到任何市场要发展成熟的话,必须要有一套共同的货币,无论是网站还是买方,大家都必须要有一个公允的货币存在。我们觉得,数字化媒体是最前味的媒体,往往我们所使用的方法,却是一些古老的方法,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们现在还不存在一个统一的标准来衡量、测量这个在线视频,我们请我们每一位嘉宾讲出一个衡量的指标,你为什么认为这个衡量指标比其他的指标好,为什么你会认为这个指标是能够代表着一个公允的价值交换,就是说买卖双方的价值交换。

  Shan  Phillips:我觉得像广告商还是Agancy,最好是双方都能够达成一致,刚才一位发言人也讲过,我们并不想策划出新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做起来也不容易。比如说我们现在和Youtube合作,把监控的结果直接发给广告的投放商,这并不是行业标准,在这个行业当中要想创造标准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可以有一些新的东西,可以整合到对于其他媒体测量的方法里面去。别逼我说,GRP吧!

  张锡璁:我是完全不同意它的观点,我觉得应该是GRP,我们为什么要去衡量电视的衡量指标呢,关键是你怎么样确保对于200万个MINIV的copy的受众,他们的价值是多少,他们去参加这个东西,要他们进行投票,所有这些,用GRP都没有办法去衡量,所以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陶闯:GRP肯定不行,如果是站到媒体的角度和网站的角度,因为跟我们传统的媒体太不一样了,因为现在市场主要是看三个东西,一个是品牌的认知、回忆,还有内容的相关性,所有的这些东西都要看,就是说如何让你能够有品牌的形象,这个跟传统的GRP是很不一样。另外,CPM我觉得也不行,最早是用于展示广告这一块的,今天早上我们嘉宾讨论的时候,也有人讨论,就是说你看到有一些主页,其中有的主页一半都是广告,但是这并没有什么效果,人们甚至于会讨论这种广告。也有人搞出CPC,一旦你用CPC的话,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所有人都会理解,为什么CPC也不行。我曾经跟一个广告投放商谈过,他是做电视广告的,他说,这个视频上面能不能有一个corner  mark在上面?我说可以啊,在线视频上可以,于是就把这个mark放在上面的,他们又说,能不能把让这个mark点击呢,我说可以啊。虽然这个上面是也一些技术成份的,但是,我们是把这个mark合在一个视频里面的,感觉你是一个赞助商,但是如果你是要让它点击的话,就要做一个flash在上面。我在这个上面做了十年的话,如果你要点击的话,这个logo是要做大还是要做小呢?是要做小,这样的话,他才想去点击它。但是广告商不高兴了,说你不需要CPC,你只要把我这个东西融合在这个里面就行了。CPM也不行,你要在这个页面上展示的话,三个CPM就出来了,这就是我早些时候所说的,像我们自己,每一天每一个客户的观看时间平均是三个小时,总的加在一块,也就是七到十个广告,所以的话我觉得CPM的价值更高,比展示广告的价值要高得多,CPM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我们做一个网站,就有很多很多的页面出来,所以,CPM做视频这块肯定不行。比如说我们做了一个联合利华的一个广告,这个互动性,在看这个东西的时候,有红队和蓝队,就是你参加红队还是蓝队,比如说一个队是德国队,一个队是西班牙队,然后两个队比赛,你还可以扔进去花和土豆,这个里面就会有一些互动的东西,最后你再用clear把这些东西洗关系,这就是互动性的东西,这个东西,GRP和CPC都很难测量出来,就要看第三轮的互联网进入,必须要创造出新的。

  Quentin  George:CPC、CPM、GRP都不行的话,你觉得哪个行?你有没有什么感觉,就是说到底是以互动为导向的,还是说以频率为导向的?

  陶闯:我觉得视频这一块,应该说是以频率为导向的,以目标为导向的。因为这个体验跟过去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有一个网络广告的点击率,如果是视频的话,可能会更干净一点,因为你不可能一次看五个视频,一次只能看一个视频。

  王微:CPC可以用在自己的领域,CPM有自己的用途。在线视频这块,我们有几种类型的产品,每一种类型的产品测量的方法都不一样。光靠CPM测量是不够的,还有一些其他的指标要配合来做。现在回过头来看Pro-roll Video的视频,希望将来能够成为我们主要的增长,所有的其他的指标,都是这些方法的修正而已。广告投放商希望你网站的运用能够获得一种有效的工具,能够衡量他们的投资回报,比如说是在但是上面投入,还是在在线视频上投入,还是在其他形式上面渠道的投入,他想知道回报的比较是怎么样,我们在这里只是帮助广告商。

  Quentin  George:像大多数的广告商,当你看媒体组合的时候,你在看不同的渠道的时候,你要看的最重要的指标是什么?比如说我可以买在线视频,然后,你要建立一个经济上的激励,让我在在线视频上多投钱。

  连耀安:我觉得我今天是比较地幸运,我们今天有很多的专家,有做研究的,有Agancy的,还有网站的。就像刚才我们说的,我们需要一个共同货币,这样的话,我们才能比较这个投资回报,比如说像报纸、电视、户外,也包括在线视频,今天不仅仅是光靠这个在线视频的性价比,我们也要看CPA.所以,我们现在是需要把这个问题分成三个层次来看。一个就是如何来看这个投放,这个投放是可以对比的,但是这种互动性的有效性是最难衡量的,不同的广告有不同的目标,有的时候看广告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信息,有的时候我让你看这个广告是为了让我购买东西,所以每个广告的目标是不同的。你要问我是GRP还是CPM,我会说GRP,因为GRP是大多数公司所使用的,而且它发展得比较成熟,而且它也是大家都在用的业界货币,所以是GRP,它是可比的。

  Quentin  George:我们可以看一下广告的形式,你可以讲一下,你觉得哪一种形式比较好,平面的比较好、互动的比较好?不同的方法,它的利弊是什么?就是你如何来决定使用哪一个?

  张锡璁:主要是取决于广告的目的是什么,很难说一种形式比另一种形式要好,如果你想追求推广的话,推广式的视频可能是比较好的,如果你有其他目的的话,可以用互动的方式,完全取决于你想衡量什么,主要是取决于你的目标是什么,我们可以开发出不同的方法,帮助广告商达到他们的目标。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去做视频,这个问题不是很好回答,不知道这样回答行不行。

  Quentin  George:如果是你的话,你会给广告公司提什么样的意见?

  王微:主要取决于这个广告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要想推动浏览的话,我觉得推广式的视频更好。所以我们大部分情况之下,我们大部分情况之下都是用浏览式的视频。

  Quentin  George:有很多的客户在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都想通过在线视频来推广自己的产品,但是,没有第三方对在线视频的推广做一个客观的分析,这样的话,会不会影响在线视频在中国市场的推广?

  Shan  Phillips:到目前为止,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阻碍增长的方式,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说没有第三方的广告服务的话就不做。当然,有的人说有点击的欺诈,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去信任某一种类型的数字的话,不管什么样的结果,都会影响它的可信度,我们所做的业务就是第三方的衡量,我希望给大家描述一下现在市场真实的状况。并不是说看了第三方的衡量数字才进入这个市场,说到底,这种市场研究、验证,大概也就是全球广告投入的1%到2%,顶多了。但是在中国,你要让广告商再花2%到3%钱获得这种验证,我好象没有看到很多人获得这种验证,看来就没有这样的一种趋势,看来,价格都是同质化,比较低。

  陶闯:在衡量这个问题上,我们是很开放的,刚才提到货币的问题,DCCI的研究,还有尼尔森,关于IJR方面的研究,我们也会对节目进行一个总结,就是把网上电视都做成及时的,这样的话就可以用GRP来衡量,这是一个好事情。说到底,比起传统的电视会更加地精确,因为它是基于数字的技术,在视频播出之后,你就知道受众在哪儿,是哪些人,这些数字你都可以获得,比传统电视采样的方法更加地准确,因此,我觉得衡量方法会更加的简单和精确。但是,因为是数字化,很多人可以搞一些欺诈。有一次到Agancy去推广我们的产品,问我们,你们的点击率是多少?我说只有3%左右。他说,你们只有3%?他说,一个媒体告诉我们是10%.其实,我们知道是不太可能获得10%的点击率的,这里面肯定是有欺诈的,在这个方面,大家还是需要一定的培训,避免这种欺诈的产生。

  Quentin  George:你又做了什么事情,使你们的内容更有可获得性?你肯定是希望能够有更加简单和有效的方法,从而使得你的这些内容通过搜索引擎能够找得到,还是说基本上靠门户的战略?

  王微:你说的这点很重要,搜索引擎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了,你肯定要面对它了。我们很少用户是靠搜索引擎找到我们,但是我们的确也很关注这个搜索引擎。

  Quentin  George:有些东西,在搜索引擎上很受关注,但是谈到目前对成熟市场的讨论,在线视频更多地像Youtube这样的类型,还是土豆这样的类型?在中国市场上,你们觉得哪一种模型会有更大的发展?

  连耀安:在中国,就像是PPLive和土豆网。我个人认为,不管是PPLive还是土豆网这种格式,我这是对电视内容另外一种的分销方式和渠道。其实,现在自我创造的内容不到5%,我觉得只是另外一种分销的渠道,电视内容另一种的渠道而已。在线视频对消费者而言,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看,自己可以选内容,他们也可以随时暂停。比如说母亲打电话来叫他吃饭,他可以立即暂停,因此,我觉得这种分销渠道未来还会越来越成熟。如果我们有比较完善的相关政策的话,我觉得未来传统的电视节目转到网络这个平台上不会有什么障碍,因此,不管是PPLive或者是土豆,都将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选择,没什么区别。

  王微:我觉得现在下评论还为时过早,其实,这两个模式都不是说这么得成熟就能够让大家做选择。对我们而言,我们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自己的时间表去发展的,不管其他人怎么做。我们是结合了用户产生的,或者说用户来带来的内容,Youtube里面有很多是用户自己产生的内容,不去在乎别人来看。同时我们看到,还有很多的用户是希望能够去在网上看哪些长时间的视频,尽管品质不见得很高,但是很多用户也还是能够忍受在土豆上看这种长时间的视频,我觉得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优势。总之,不同的方法都有它的利弊。此外,我们自己也有自己的原创。而且,有些内容做得非常好,电视台也想来购买。hulu好象还没有做自己原创的东西,我们做了一段时间,你做得很成功的话,可以放到PPLive上面去放,我们就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和时间表去做事。

  陶闯:首先我们比hulu和Youtube都要早。hulu的口号就是让电视节目可以随时随地为你所看。我在加入公司的时候,看到土豆网和Youtube是不同的,但是,我们的定位是非常清楚的,我们是一个高端的电视内容的服务商,跟土豆网相比,我们不做自己创造的内容,当然,这会影响到我们内容的来源,如果你开放这个渠道的话,很多人都会利用这个渠道,就是把各种不同的内容,包括那些没有版权授权的内容都会放到网上,这块的市场我们还没有开放,某种意义上,会影响我们的流量。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大家一旦看长时间的视频,就会看很长时间。如果你要想看电影的话,恐怕他会选择我们的平台去看电影,因为它的分辨率更高,因为我们有相应的技术保证清晰的画面。这是我们公司在高科技、高保真的分辨率的技术基础上,提供这样的服务。回到商业模式上,我们都是以广告为主的利益驱动型的,同时,都是要提高更高的附加值服务,这一点我们也是努力在做,如果内容的质量更好,画面质量更好,或者说所处的环境更好,你就有可能跟这些内容的提供商去制作一些更高端的内容,比如说像HBO,他们在选择分销的平台的时候,就会比较倾向于我们这种平台,而不是自己可以分享自己自创内容的平台,因为我们这个平台可以有更好的控制,有更好的保护,从而有更高的画面质量和知识产权的保护。

  Quentin  George:客户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倾向和偏好呢?还有一点,从Agancy的角度而言,你觉得规模大小和质量控制这一点,你是怎么来看的呢?

  张锡璁:你刚刚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Youtube和hulu谁做得更好,我主要是看他们营销的模式。我们首先看到,土豆网、PPLive,还有hulu,他们都有大量的受众,同时,你们要赚钱,否则的话,你们就活不下去,我不清楚哪一家能生存下去,就看怎么来充分利用这些模式来赚钱,赚钱的模式很重要。

  Shan  Phillips:她说得很好,就是你要搞清楚你的营销模式是什么。有很多人现在就只上网了,根本就不看电视了,在中国,的确是如此的,我知道很多人就已经不看电视了,你要触及到这些人的话,就必须要通过数字媒体来做广告。

  Quentin  George:我们接下来看看听众有什么样的问题,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大家在想问题的时候,我就问各位嘉宾,让他们告诉我们。我们乐观一点,可以让你们来提一个愿望,改变你所在的这个行业,就是你希望有哪样东西改变了之后,就能够让你所处的行业环境好上两倍、三倍、四倍,我指的是在线视频,或者说有哪些东西是阻碍了行业的发展。

  连耀安:我恐怕是最疯狂的一个人,如果我有魔法棒的话,我希望在线视频的带宽可以增加20倍,这样的话,很多其他的障碍会自然而然地消失!

  陶闯:我们看到在线视频的一些变化,PPLive创立开始的时候,我们称之为是视频交互的平台,在互联网时代,大家可能听说过HotMedia和ColdMedia,后者没有什么内容,但是它是寻找一切视频的起点,我们不管什么内容,都希望成为交互的平台。通过我们PPLive这个平台,不会看到与传统电视之间的差别。

  张锡璁:我要说的是,每个人都能够免费获得带宽,我要看到有些国家的在线视频很流行,这些地方要么带宽是非常便宜,或者说政府给补贴,所以说,我觉得我的愿望就是带宽免费。

  Shan  Phillips:我希望有更多地机会让我们能够释放出更多的客户,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

  Quentin  George: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问:各位专家好,我在谈市场营销以及内容的分销,其实我们更多谈的是内容,未来到底谁是更大的赢家,是控制渠道的人,还是做内容的人,谁在这个产业当中是最大的赢家,有谁能为我们回答这个问题吗?

  王微:土豆网每天都有很多新的内容被创造出来,有一些是非常有趣的内容,我们的做法就是每年有“土豆视频节”,然后我们来庆祝。每一次我们搞这个视频节的时候,很多人都参与,我们很热爱这个内容,我们也热爱这个参与这个节目的人。但是谁会有更大的力量就取决于谁有能力把自己的活干得更好。如果diliver这一块做的更好的话,他们的力量就更强,他们就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如果做内容创造的人,内容做得更棒的话,他们的力量也会强。到底你说谁的力量强,不是一个真空的东西,取决于你创造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取决于你能够给你的客户带来什么。今天内容的创造者在中国,我们都认为他们这些人都不是很善于以用户为导向的,就是说从质量的角度来跟美国环境相比,质量还不够,而类似于像我们做diliver,我们并不比美国人落后。我们一般讲做视频的人,都是指像CCTV、湖南TV,包括像我们这样做diliver.要说中国内容创造这块缺乏的话,我觉得也不是,原因很多,但是我希望有很多的内容公司强大起来,让我们能够给我们的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的圆弧也愿意看到中国制造的高质量的内容。

  Quentin  George:你觉得在版权保护这一块,是不是说那些创造内容的人就有点犹豫?因为他担心他的版权得不到很好的控制。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创造出一个环境,能够确保它的版权得到保护的话,是不是这些创造高质量内容的人就能够把内容上传上来呢?

  王微:我觉得这个方面很好,但是如果版权保护太严格的话,就会限制我们这些人,用户就看不到有版权保护的东西了,我觉得这个里面也有一个取舍。就是做diliver的人,做内容创作的人,与用户,三方要有一个平衡。在中国,知识产权的法律政策跟美国没有什么不一样,如果有人拿了你的内容,你可以给他发电子邮件,或者给他打电话,证明这个内容是你的,这个内容就会被拿下来。每个月会有成千上万的视频被拿下来,但是你看整个国家层面的话,版权保护的确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如果好的内容出不来的话,版权保护是一个原因,但是人们往往过于夸大这个要素,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的要素,造成了好的内容出不来。

  陶闯:我补充一下他所说的,Youtube和Hulu的模式有很大的不一样。她想问的是渠道为王还是内容为王,我觉得这要视情况而定,在内容这块我们看到过赢家,在渠道这块也看到赢家。像湖南卫视,他们做了很多的内容,也是赢家。但是在在线电视这块,我们也做了自己的内容,我们在08年的时候也想做自己的内容,实际上也做了第一个互联网的戏剧,我们和凤凰网合作的,做了第一个网上的电视剧,也用的什么投票,等等的这些东西。但是后来我们发现,有那么多有才能的制作内容的人,为什么不把我们的平台开放给这些人才呢,所以早些时候就把我们的平台开放了,鼓励所有的内容创作者都上来,我们把这些平台开放,只开放给被认证的一些内容的创造者,也就是说,这是比较高端的,不是说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一个好玩的视频就可以弄上去,只限于经过我们平台上认证的,才开放我们的平台,因为我们要保护我们平台长期的品牌。我们的内容就是这么来做的。

  Quentin  George:最后一个问题。

  问:我完全同意,就是说渠道和内容是要协作的,不是说谁为王的问题。最后一个,看一下视频的问题,人们越参与的话,他们越会得到更多的娱乐,开始的时候,人们没有什么选择,只有一到两个频道可以看,只能看这些内容,后来频道多了,人们满意了,再晚些时间,人们可以控制的时候,什么时候想看,在什么地方想看,他们都可以看。将来的话,会有一种趋势,就是电视机和online  video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包括在线娱乐,将来你们有什么样的步骤,会使得这些视频更加具有乐趣性,就是说在线的互动娱乐和在线的视频娱乐如何达到一个平衡?

  陶闯:首先,人人都希望参与,但是这取决于内容,同时,还不能有干扰,当然希望获得高质量的东西,自己完全沉浸到其中。但是体育的内容就不一样了,它需要互动,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要到运动酒吧里面大喊大叫。所以说,你看电影的时候,你要能够把这些社交、聊天这些东西关掉,但是你看的是一些娱乐性节目的时候,再把这些互动性的功能打开,这要取决于你看的内容是什么,不是说一个平台可以用于所有的功能。

  张锡璁:我觉得我们Agancy这块也可以回答这个问题。Agancy也一直在推动,比如说现在大家都在做互动性的媒体,比如说我们做一个标准的CPC,可以进行互动,我觉得这个里面主要是利用创造者的选择,而不是网站的选择。

  王微:有更多的选择并不意味着你就会更满意。真要有十个女朋友的话,你的问题还蛮大的!不光要多,还有一个个性化的问题,就是要让人们个性化的需求能够在屏幕上得到满足。最关键的一点,看屏幕的这个人是谁,内容是靠人来驱动的。

  Quentin  George:我很幸运,我今天获得了关于数字媒体全球的视角,我可以告诉大家,在中国市场的在线视频这一块,是最具有说服力的,现在全世界都看在这里。你要看一下内容的宽度、选择,大家都在屏注呼吸,都在关注中国的发展,未来的模式很有可能在中国发展起来。对于我们业界的从业人员,我们希望看到将来你们在各自的领域当中能够有所作为,一起来祝贺我们这些嘉宾,也谢谢他们今天和我们互动!

相关链接
·互动营销世界杯揭幕在即,32强聚首iworld大趴梯”
·“营销世界杯”亮点征集——寻找闪闪发光的那些世界杯内容&营销案例
·微博营销进入量化时代 粉丝质量至关重要
·微博营销被高估 价值计算不靠谱
·敢于用事实说话-“效果营销“
·互动论坛——社交媒体
·互动论坛——数字媒体时代 各方角色定位
·互动论坛——数字媒体价值的体现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我要评论]
热点推荐
更多
 
企业服务
更多
 
推广信息
更多
 
全国包运!日立AH4021 125M中文无线路由器!ADSL猫/WAN口/保一年
79.0元 
全国包邮N450秒杀疯抢★超薄13寸intel凌动笔记本电脑上网本本
1850.0元 
特价秒杀1378 !索 尼10寸迷你上网本 笔记本电脑N450 384显卡!
1600.0元 
联想笔记本电脑/联想 Y460A-IFI(灰)/Y460 i5/粉丝价
5949.0元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服务 | 会员服务 | 新闻投稿 | 网站地图 | 合作机会 | 本网动态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京ICP备07036294号 Copyright©2005-2018 中国企业电子商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01708
法律顾问机构:中国企业电子商务法律咨询中心 律师声明:版权所有,盗版必究
E-Mail: webmaster@ccecw.com
战略合作伙伴: 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论坛 电子商务协会电子商务文化节 数字100调查 国家创新大会 美通社(亚洲)